Bubble

狗剩他娘,随性铲屎

数码与梦想

我小的时候,手机正开始在平民大众中流行。
我爹娘用过的牌子,波导,摩托罗拉,Anycall,诺基亚,从bp机到大哥大,到黄屏绿屏的马赛克风格手机,小灵通,带天线的,扭盖的,推屏的,翻盖的,现在想起来都是挺不可思议的东西。见过这些手机的,也是暴露年龄了。现在用惯了智能机,再想起以前的机型,就一下子感觉到技术发展有多快了。

先来说说我能数上个儿的掌上数码产品吧。我上中学那会儿,打电话用手机,词典游戏用文曲星,好记星的单词学习机全国流行——虽然现在看来功能特简单,不过那时候也卖一千多,也真够贵的。听磁带有复读机——现在磁带都快成古董了吧;听广播有收音机,听音乐有cd播放机,就是一大圆盒子,带在身边谓之为随身听。不过那个玩意儿不方便,后来被mp3取代了。我的第一个mp3好像是什么音狐的,充电方式特原始——更换一节七号电池。不过基本功能俱全,现在看来也不一定很落后。

我小时候对这些掌上数码产品一直有一种特殊的情怀。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,不过我确实有过很多美好的设想。小学的时候,有天大晚上我躺床上特想和死党打电话,最好还能视频(当时有的座机有视频功能),也许顺带还能玩个小游戏什么的。那时候觉得如果真能发明这么个东西太造福大众了,我自己还画过草图。一个方形的大屏幕,旁边有几个按钮和数字键,还有外放喇叭,要有摄像头能摄像。成了。想背着爹娘和同学讲悄悄话的时候就可以用了。不过设想终归是设想,以我当时的眼光和能力,我觉得也许一辈子也发明不出来这种东西。不过设想之所以能成为设想,是因为总会有牛逼的人替你实现它。

于是乔布斯冥冥之中就这样实现了我小时候的梦想。
每次看到苹果,或拿起其他智能手机,我总会感慨,小时候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。

评论

© Bubble | Powered by LOFTER